南凝新闻
 首页 >>  教育  >> 潜沉务实以“润身”,奉献报国以“淑世”——南开大学立德树人百
潜沉务实以“润身”,奉献报国以“淑世”——南开大学立德树人百
2019-11-03 12:34:50
[摘要] 新华社记者李然摄新华社北京10月18日电10月18日,《新华每日电讯》刊载题为《潜沉务实以“润身”,奉献报国以“淑世”——南开大学立德树人百年间》的报道。昨日上午,南开大学建校100周年纪念大会隆重举

张伯苓。新华社信息电影

10月17日,演员们表演了音乐、舞蹈、诗歌和绘画“一路向南”。那天,南开大学百年庆典晚会在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体育馆举行。南开大学的师生员工、海内外校友、各界友好人士齐聚一堂,向南开大学非凡辉煌的百年历史致敬。新华社记者冉立拍摄

新华社北京10月18日电(记者翟永冠、黄江林、邓忠浩)10月18日,《新华每日电讯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以更深、更务实的态度造福身体,为“造福世界”奉献国家——南开大学百年道德修养》的报道。

昨天上午,南开大学100周年隆重举行。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南开师生聚集在南开花园背诵校训,唱校歌,读“爱国三题”——“你是中国人吗?你爱中国吗?你喜欢中国吗?”声音响彻天空,漂浮在校园上空。

100年来,南开大学培养了20多万名学生和包括周恩来、曹禺、陈省身、郭永怀在内的一大批国家领导人和大师。

南开百年来一直处于全盛时期,那些被深深打上“南开印章”烙印的师生们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将继续传承下去——他们既有家庭和国家的爱国主义,又有世界的善良和为国家服务的愿望,他们也是务实而谦虚的绅士。

(副标题)“教育的终结”

南开大学的一切始于1894年。

今年,被任命到贵州学习政治的严修对中日战争感到焦虑,并逐渐意识到中国自强的愿望“必须建立在新教育的基础上”。

今年,中日海战势均力敌。清政府紧急从北洋海军学院抽调学生增援。18岁的张伯苓也参加了战斗。北洋舰队的第一艘军舰一出海就被一艘日本军舰击沉。张伯苓生平第一次受到强烈刺激,慢慢意识到“自强之道在于教育”。

1898年10月29日,两个以“为国家培养人才”为志向的人在历史上相遇。38岁的严修聘请22岁的张伯苓在家庭博物馆教书,并通过培养人才共同开创了救国事业。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时,南开大学诞生了。

在学校成立之初,南开的“学校之父”严修鼓励南开的学生不要把自己当成显贵,而是当成爱国者。学校校长张伯苓说,“教育应该为国家和国家的最高目的而进行”。

南开大学的爱国精神已经固化。

“窗户明亮清澈。你认为它有多快?国家和人民的担忧变成了烦恼。”1922年考入南开大学的于方舟写了这首诗,誓言“以己为舟,以助民”。

1923年,李大钊介绍于方舟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3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天津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于方舟当选为委员会主席。与此同时,南开大学共青团分校开始建设。1924年,于方舟主持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天津地方执行委员会,并担任其秘书,成为天津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

大革命失败后,28岁的于方舟英勇牺牲,成为南开大学培养的第一位为祖国献身的革命烈士。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张伯苓校长命令学校工作人员每天按铃,先是九次,然后是一次,再是八次,警告所有师生不要忘记他们的民族耻辱。他呼吁所有学生大声疾呼:“中国的未来比日本更有希望。我不应该害怕日本人。”他要求南开学生“在国耻中铭记在心,相信他们一生的言行是他们生命的基础,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抱负,永远不会腐烂,直到他们死去。”

因为南开大学是“抗日根据地”,所以被日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须在为时已晚之前将其移除。从1937年7月28日深夜到7月29日清晨,南开大学变成了一片废墟,“思源堂”的一半成为了仅存的建筑。

采访现场的记者爱泼斯坦(Epstein)在《人民战争》中写道:“他们的飞机成群结队地在南开上空飞行,飞得如此之低,以至于他们只是在校园里投掷炸弹。辉煌的图书馆和内部收藏以及其他建筑都被摧毁了。"

30日下午,已经占领天津市的日军也放火焚烧南开大学:“日本派出了100多名骑兵,几辆车,装满煤油到处放火。秀山堂、思远堂、图书馆、教授宿舍和邻近的房子都被烟熏火燎的,有十多个烟蒂,红黑、黑白、烟云笼罩着天空……”

“南开大学是抗日根据地。我们将摧毁一切抗日基地。”南开被日本侵略者轰炸后,日本举行新闻发布会说,“南开学生是抗日的,是共产主义的。他们经常和我们捣乱。”

学校被毁后,南开大学被迫南迁,与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联合成立西南联合大学。

尽管校园已经被摧毁,南开人民的正直和正直并没有丧失。抗日战争胜利后,1947年1月,南京南开校友为张伯苓一行举行茶话会。召集人唐·庆忌在讲话中说:“没有一个被提审的叛徒是战前南开学校的毕业生。”三月,张伯苓回到天津。南开校友、时任天津市长杜建时也给他带来了好消息:“在平金登记的叛徒中,战前没有一个是南开毕业生。”

(副标题)“滋润身体”和“抚慰世界”

如何将自己的发展融入时代潮流?南开大学的师生用“热爱世界”、“滋润身体”四个字来回答,以提高自身修养,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

黄裕生长期担任南开大学秘书长。1930年,他在文章《大学教育和南大的意义》中指出:“大学是做什么的?简而言之,大学的意义是“滋润身体”和“珍惜世界”。换句话说,要努力培养人格,诚实学习,把理想和民族复兴统一起来。

新中国成立后,著名化学家、南开大学前校长杨石先及时提出了“发展学科、繁荣经济”的原则。一些教授甚至放弃了他们坚持多年的科学研究方向,去攻击国家急需的农药化学。长期以来,南开大学发明的农药占中国农药品种的一半以上。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价格指数”也是国家和社会唯一认可的中国价格指数。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南开适应历史转折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头,滕维造总统作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即适应国家改革开放的需要,调整学科布局。

那时,没有土地,没有资金,没有人才,还有许多历史问题没有解决。滕伟造领导南开大学积极发展国家急需的应用学科。他先后建立了博物馆学、法学、旅游外语、旅游经济管理、金融、保险、审计、国际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编辑学等多门新学科,形成了专业和部门相对完备的文科教育学科体系。与此同时,应用化学、电子学、计算机应用、生物医学和生物工程等一批科学和工程专业也已建立。

1980年8月,费孝通来到南开,会见滕维藻、郑天挺等“西南联合大学的老朋友”,并决定在南开大学开设社会学专业。1981年2月26日上午,费孝通裹着棉袄,呼吸着白色的空气,在南开大学主楼319室的讲台上用吴强的声音讲述了他的学术经历。这是南开社会学课的开幕式,54名学生坐在台下。

在这54名学生中,32名将成为社会学教授,14名将成为社会学系主任(或系主任等)。),5人将成为中国社会的主席和副主席。

社会学课开设四年后,南开数学学院正式成立。在就职会议上,陈省身在演讲结束时说,“我将为中国数学和南开数学尽最大努力,至死不渝。”

陈省身是20世纪最伟大的几何学家之一。1926年,他跳过两个年级进入南开大学。陈省身还不到15岁,是全校年轻的天才。

为了使中国成为一个数学大国,应该在中国的土地上建立一个独立培养高等数学人才的基地。为了证明中国人民和外国人一样,完全有能力在世界范围内做出杰出的贡献,证明中国数学家能够与世界上的外国数学家“处于平等的地位”,陈省身利用晚年履行了他对国家的承诺。

很少有人,我专门研究他们。我可以在人们到达之前先走。新时期,南开师生在科研和向国家报告的道路上做出了巨大努力,成绩斐然:曹雪涛团队的成果“炎症免疫反应的新分子和细胞机制”被评为2018年“中国生命科学十大进步”和“中国高校十大科技进步”。赵鑫团队开发的“生物医学工程微操作机器人系统”被评为“2018中国智能制造十大技术进步”...

(副标题)“容止座右铭”

1919年,南开大学在学期初拍摄了第一张照片。周恩来是96名拓荒者中的第62名学生,将来会特别出色。

南开大学周恩来研究中心主任许星说,周恩来成为天津青年爱国运动和大学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他编辑了天津学生会的报纸,组织了“觉悟社”。周恩来在1920年被反动政府追捕。严修与张伯苓谈判,并以“严范孙奖学金”资助周恩来赴欧洲深造。

后来,周恩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些人敦促严修停止资助。老人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然而,资金并没有停止。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先后于1951年、1957年和1959年三次回到母校。1959年,在中国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周恩来走进员工食堂,和员工一起吃面条、馒头和泡菜。到目前为止,记录这一场景的照片已经在餐厅进入时挂在面向餐厅的墙上。

“我爱南开,”周恩来亲切地说。

周恩来是南开气质的一个例子。这种气质逐渐成为南开学生的一大特点。正如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与管理学院副院长程同顺所说,南开大学是一位绅士。

培养气质有很多方法,但对南开人来说,第一课可能是一面镜子,上面刻着这40个字:脸必须干净,头发必须合理。衣服必须修剪,钮扣必须打结。头挺直,肩平。胸部宽度,背部挺直。气质不应该傲慢,暴力不应该无所事事,色彩应该和谐宁静。

这是南开“学校之父”严修为南开学生写的40字“容止座右铭”。张伯苓在这面镜子竖立的宿舍前门廊上把它刻为“镜子座右铭”,并一直延续到今天。

有人分析说,“镜像训诫”不要求学生努力学习,也不要求学生尊重老师,甚至遵守学校纪律。然而,这是一句如此简单的话,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进入学校的学生有着良好的视野,他们的精神状态自然会呈现出新的面貌。就内在气质而言,以和平的态度学习,以和平的态度对待他人,不骄傲,不暴力,不懈怠。

在这样的环境下,南开的师生们表现出了自豪、不容置疑和务实的大度,就像许多愿意坐在板凳上的南开大学的硕士一样。

1936年,28岁的杨靖年被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录取。37岁时,他在牛津大学学习,40岁时回到学校教书。在50至70岁之间,他被错误地分配到右边,在此期间,他共翻译了7部经济著作的200万字,并完成和校对了180万字的联合国文件翻译。71岁康复后,他率先在中国开设发展经济学课程。他86岁时从大学讲台上退休。88岁时,他写完了20多万字的《论人性》。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在90岁时翻译了74万字,在95岁时增加了6万字。100岁时,他出版了27万字的自传《齐一书报》。105年前重印的《论人性》规定了10,000多个单词的变化...

当他108岁的时候,有人问了他现在最想的问题。杨靖年说:“我仍然在思考中国的未来。”

西南联合大学前总经理郑天挺于1952年以教授和历史系主任的身份来到南开大学,“为南开大学带来最成熟的学术知识”。郑天挺之子、明清历史专家郑克生曾回忆道:“他刚到天津时,父亲只能睡在地上,因为教授只有一个房间,这是杨石先主席分配的房间。他带了太多书。”

郑天挺的到来为南开史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他的《探索文集》、《清史探索》和《及时学者的谈话》等作品的学术价值至今没有下降。与杨志九教授共同编撰的《中国历史大词典》历时20多年,被历史学家誉为“最重要的著作”。

有了这样的老师,就有了这样的学生,正如专家去南开大学调查教育一样,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南开大学的学生“基础扎实,不张扬东西”。

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的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回忆说,正是南开安静简朴的校园和踏实的学习氛围使他能够找到方向,培养耐心、稳健,不走捷径,尽可能立足长远思考。

(副标题)“不辜负青春”

"渤海之滨,白河之津,南开的崇高精神."南开学校歌曲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表达的。

南开被轰炸时,张伯苓感到敬畏:“被摧毁的是南开的材料,不朽的是南开的精神!”

在任何有声望的学校,都必须有一种精神。只有通过它的精神,它才能流传到世界各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更新,并辐射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特征。

爱国主义、善良、活力和温柔……这些精神,通过深厚的历史和资深教师的不断传承,已经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南开学生。

已故中国科学院院士沈潘文曾深情地指出:“当我想起校歌《魏微·我·南凯精神》中的这句名言时,我觉得自己仍然年轻,充满力量。”

南开大学中国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叶嘉莹先生将其全部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这位“中国最后一位穿裙子的绅士”曾在演讲中说:“我90多岁还在说话的原因是,既然我知道中国传统文化,那么多美丽、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东西,我应该让下一代理解和接受它们。”

“我的生活经历了动荡,我个人的痛苦微不足道。然而,中国宝贵的传统,这些诗歌和散文的个性和特点在污秽中显得有些轻。我希望灯能一直亮下去。因此,我想看看天顺织锦的成功。我希望这朵莲花枯萎了,花儿散了,只剩下一粒莲子。”叶嘉莹说。

走进南门,烙上南开的印记,秉承南开的精神,南开大学就像一个熔炉,影响着一个又一个南开人。

南开大学前校长拉奥·何姿说,当我们来到南开大学时,我们一起成为了南开人,这种南开人在看到“河南开封”时最先说出“南开”这个词。

今天,南开大学正在庆祝成立100周年。南开精神在新的时代仍然被继承和赋予更深刻的内涵。

当习近平视察南开大学时,他鼓励南开老师和学生:“只有把自我融入到更大的自我中,我们才能像大海一样有头脑,像山一样崇高。我希望你们脚踏实地,在新的起点上为你们这一代人做出历史贡献,成为南开大学的新骄傲。”

现在,恰逢南开大学新世纪,在9月8日举行的2019年研究生开学典礼上,5000多名研究生向祖国宣告了他们的青春。在第一堂课上,有人背诵了几句话,可能代表了他们的共同愿望:

了解中国,服务中国,

爱中国,复兴中国,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梦想是马,不是青春!(结束)

北京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