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军事  生活  教育  热点  时政  明星  医疗  汽车  房产  购物 

构建中国古代目录学理论体系

   日期:2019-10-09 14:41:41     来源:界牌齐洛网    浏览:3594    评论:0    

我们利用2004—2015年31个省市最低工资调整数据,分析发现,各省市在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时,并没有充分考虑劳动者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当地经济发展程度等因素,而是存在着明显的“跟风行为”。各省市在决定是否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时,首先考虑的不是本地实际的经济形势,而是其他省市最低工资标准是否调整以及调整的幅度,这必然导致部分地区最低工资水平脱离本地实际。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应该对各省市最低工资标准的制定进行指导和协调,增强最低工资标准测算方法的公开性和可操作性,引导各省市从本地区实际出发,合理制定最低工资标准。

在突破和参照中构建学理体系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10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亚投行当地时间9日下午在英国伦敦发行25亿美元5年期全球债券。在连续斩获穆迪、标普、惠誉三大国际评级机构最高评级认证后,亚投行终于迈出发债第一步。

“‘满天风雪满天愁,革命何须怕断头?’一首革命烈士就义诗道出了千千万万革命烈士为祖国为人民,不惧死亡,英勇就义的豪情与悲壮。他们用生命守护人民安宁,用鲜血保卫祖国山河,无论岁月如何变迁,都无法抹去他们的丰功伟绩。今天,我们就要来看望这样一位抗战老兵,在这里聆听历史,汲取红色营养。”

中国古代目录学渊源久远,成果丰富,形成了颇有特色的理论、方法和原则。然而,迄今为止的中国古代目录学研究,主要遵循传统史学范式和西方学科范式。前者疏于理论提炼,后者倚重西方的学术标准,两者都未能构建出符合中国古代目录学自身特点的学理体系。

文献单元之间关系的组织主要诉诸分类。西方人的分类方法是形式逻辑范畴,所谓的“类”,是具有共同属性的事物所组成的自然类,符合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等要求。但中国文献的分类,既不等同于形式逻辑分类,与文献的学科属性关系也不大。例如,经史子集四部体系即与逻辑或学科无涉。又如,记载非正统王朝割据政权事迹的“载记”作为分类的类名,其内涵不是单纯语法意义上的,而是表达了书目主体的情绪和感受,反映了对政权合法性的独特看法。类序则通过导向性的话语表达,配合分类,对某类文献背后“修己”和“经世”的价值予以揭示。

中国先贤坚信,文献负载着人文精神和社会文化。对此,我们不能仅仅通过逻辑范畴和学科属性掌握文献的本质。相应地,中国古代目录学不仅是关于文献的问题,而且关注人和社会的发展问题。从对文献单元的定位,到分类、序言对众多文献关系的推演,再到书目总体系的生成,都不是与人的能动性和主观性无关的行为。经过学理构建而形成的中国古代目录学,不仅要呈现客观的知识信息和物理结构,还应致力于提高主体人的道德素质、促进社会和谐与进步,达到现代西方式的目录学所未曾达到的思想高度。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其次,目录学的目标定位。文献的知识论定位,决定了西方目录学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客观地”著录和组织文献中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知识内容,由此也将目录定位在了二次文献的层次。这种建立在“计算理性”之上的工具技术,只是在常识的水平上理解目录学,只能解决目录学的具体问题,思想的力量难以进入其中。中国古代文献并不是客观的知识论存在,而是人伦意义上的价值论存在,这决定了中国古代目录学致力于著录和组织文献“铅椠简编”背后的价值,而不是仅仅限定在构建文献秩序以及提供文献检索的层次之上。中国古代目录在提供文献秩序的同时,还要进一步指陈学术秩序(“辨章学术”“考镜源流”)和人伦秩序(“申明大道”“大弘文教”),本质上构成了古人认识文献进而阐释文化的一套意义系统和价值体系。它突破了有限的外在结构,表达着无限的思想文化洞见,具有极其深刻的本体论意识。

主要遵循传统史学范式的中国古代目录学研究,满足于对历代目录学史料的挖掘及其历时性变化过程的梳理。但史料本身并不是理论,再精准的史实剪裁也只是一种认知研究而无法穷尽古代目录学的学理内涵。这就需要“由博返约”,追问知性史料背后的目录学精神。两千多年来,中国古代目录学既有“依刘向故事”的理念坚守,又有对“秘阁永制”“千古著录成法”的自觉仿效,形成了姚明达在《中国目录学史》中所说的“时代之精神殆无特别之差异”的总体品格。例如,古代的提要虽然名目繁多、旨趣不同,但重视和强调从“人”和“世”的角度揭示文献生产的前提性,则是不变的原则。这就需要把中国古代目录学史研究和中国古代目录学研究区分开来,甚至暂时“悬置”目录学之“史”,努力揭示历时性之“变”中的共时性之“不变”。事实上,也只有从“史”转向“论”,中国古代目录学才能真正形成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

现代学术史上,在中国古代目录学方面,姚明达的《中国目录学史》、容肇祖的《中国目录学大纲》、余嘉锡的《目录学发微》等著作,至今都是学者重视的经典之作。但是,这些研究从整体而言多集中于历代目录学著作及目录学家,少有对于中国古代目录学学理体系的研究。近年来,傅荣贤的《中国古代目录学研究》等著作,在反思现有研究范式的基础上,提出了构建中国古代目录学理论体系的方法论路径。

再次,目录学的方法路径。追求检索效率的目标定位导致西方目录学严格接受效率原则和逻辑约束,从而也使目录学获得了客观品格与科学样态。但中国古代目录学面对的不是文献事实问题而是文献意义问题,古代著录、提要、分类、类序乃至凡例、案语等书目元素,都被用于揭示文献文字背后的人伦内涵。这种主体性的投射是全方位的,但主要可以从文献单元的标引和文献单元之间关系的组织两个方面来认知。

首先,以“文献”的本质为逻辑起点。文献的本质凝聚着书目的基本特征,目录学的一般理论、原则与方法,都可以从对文献本质的定位中推导出来。西方哲学曾长期将人与客体对象视为两个独立的领域,作为人类认识成果的文献,被定义为“是记录有知识的一切载体”,反映了西方主客二分思维规约下的真理观及其“智性”文化特征。文献既然是一种物理客体,主体人就可以站在文献的对立面,从逻辑和学科属性的角度控制、度量乃至征服文献,书目根据人的理性而构造,人的理性就是文献秩序的逻辑。

在生鲜电商的运营中,供应链能力是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保障商品优质稳定的关键。生鲜保质期短、易损耗的特征使得冷链物流在生鲜的运输和配送中尤为重要,物流成本在生鲜电商的成本结构中占比巨大。业内认为,将来拥有全产业链资源和全渠道资源的生鲜电商企业将愈发具有优势。

(4)投资者可登陆本公司网站(www.thfund.com.cn)查询相关信息或拨打客户服务电话(95046)咨询相关事宜。

新华社记者:郝亚琳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获取更多学术资讯。

⑦David Carr,"Education,Contestation and Confusions of Sense and Concept," 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Studies,Vol.58,No.1(March,2010),pp.89-104。

作为一家商业零售领域的后起之秀,杉杉集团的奥特莱斯商业板块近年来取得了较快发展。2011年杉杉旗下第一家奥特莱斯——宁波杉井奥莱开业,此后相继在哈尔滨、太原、郑州、南昌等地拓展,跻身中国奥莱产业第一阵营。收购方唯品会表示,通过本次收购,唯品会布局线下奥莱业务,并积极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的特卖模式,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全渠道特卖零售布局。

声明:本文图片来源于“东方IC”

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这位正在就餐的警察来到街上,将两人分开。双方情绪逐渐平稳,原酒吧老板和妻子打算离开,没有想到店主转身进入店内,拿起一把菜刀,追上前来讨债的华人,向男方胃部猛刺一刀。就在这个华人老板还企图继续刺向受害者时,这位警察立即上前,将冲动的酒吧老板一把抓住,避免事态恶化。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熊珊):12日下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2018届本科生毕业作品展VIP专场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行。当天,作为毕业季另一活动的“清华美院毕业季毕业拍”也在校内举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党委书记马赛、党委副书记吴琼、副院长杨冬江、副院长方晓风、副院长赵超等校方相关负责人,教师代表、艺术机构的负责人及清华校友近150名嘉宾参与本次VIP专场和拍卖活动。

此外,曼谷也被中国公司当作拓展海外业务的第10大最佳目的地,而从最近3年间中国房地产业务的增长壮大来看,曼谷排到了第3名。

编辑:何莉

西方学科范式将书目视为文献整理、排序的纯粹的符号系统,重视书目的表层结构和语法规则。在这种范式之中,这些抽象的结构和规则就是目录的本质;目录中所表达的东西一定是合乎逻辑的,通过实证主义的方法对书目进行层层分割,就可以揭示书目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从根本上说,这就像是约翰·齐曼所批评的,是“把科学看作一种实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获得知识”,即把目录当成实现文献检索目标的工具性手段,目录“科学”变成了有关文献著录、组织和检索的“技术”,查全、查准、查快的检索效率是其反省的唯一维度,因而特别重视对著录、组织、检索等技术手段的完善。

反思现有研究范式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中国台湾网1月10日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防务部门研议要将已经施行13年之久的立正标准姿势中“五指并拢伸直”改成“握拳”姿势,对此,国民党“立委”李彦秀说,防务部门过去半年有太多状况,事情难道不够多,还要在这种小事上调整,“管太多了吧?”

与此相对的是,中国古代文献既是知识论内涵之“文”,又是价值论内涵之“献”,包含着道德伦理、美学表达等与人相关的非逻辑因素,本质上体现了崇尚道德理性的文化观。人与文献不是对立的主客二元关系,文献与其说是认知对象,毋宁说是价值对象。而价值论内涵主要聚焦于儒家所倡导的“修己”和“经世”两个密切相关的方面,从而将个人道德的“仁道”取向与“天下归仁”的社会和谐联系了起来。作为价值论存在的古代文献,构成了古代目录学的思想基础和前提,意味着无论是目录学的目标定位抑或达到目标的路径手段,都与西方目录学的取向大相径庭。

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科学遭遇的一次次误解,提醒着科学素养尤其是科学精神仍有待提升。所谓“科学精神”,不只关乎普及科学概念原理,还包括正确认识理解科学活动,以及培育批判质疑、求真务实、勇于创新、宽容失败等精神特质。据报道,今年秋季学期,屠呦呦及其科研团队的杰出贡献和事迹将进入教材。我们乐见于此,也更希望走近人们身边的还有一份厚重的科学精神,让理性的种子在全社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构建中国古代目录学学理体系,一方面需要突破传统史学范式,但又必须立基于史学范式所梳理的目录学史实。另一方面,这种学理构建不能将西方学科范式视为最高范本,但又必须将西方学理视为理解自我的合理参照。例如,通过比较西方“摘要”,有助于揭示古代“提要”的本质;通过西方逻辑代码化的分类标识,可以反证中国古代以文字性的类名为分类标识的非逻辑化特征。总之,以史实为基础但又不局限于史实本身,参酌西方学科范式而又不将其视为圭臬,是构建中国古代目录学学理体系的主要原则。

文献单元的标引主要包括著录、提要。基于文献的人文性,古代书目的标引主要体现为书目主体对文献客体的主观“表达”,携带着书目主体的希冀和期待。古代目录并不把文献当作客观的给定之物,而是从主体价值的角度揭示其可能具有的意义内涵。而“知人论世”的提要,更是用明确的导向性话语,突出文献的价值,因而可以概括为或换算为对“人”的认识,并形成了一种以追求人文精神为指向的阐释方式。

上一篇: 善待土壤产出舌尖上的好味道
下一篇: 安徽滁州:返乡就业忙 生活有了新奔头
 
打赏
 
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界牌齐洛网 版权所有